<mark id="lzrdd"></mark>

    <var id="lzrdd"></var>

      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  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   |  無障礙閱讀   |   RSS訂閱 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
          檔海拾珍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檔海拾珍

          手辟荒園只自怡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2-13 15:48:24  作者:沈慧瑛  來源:中國檔案資訊網  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蘇州素有魚米之鄉、工藝之都、絲綢之府、文教之邦、園林之城的美譽,人杰地靈、物產豐饒,明清時期成為僅次于北京的大都會。園林是蘇州的“土特產”,素有“江南園林甲天下,蘇州園林甲江南”之稱。蘇州園林鼎盛時期擁有200多處,遍布古城內外,至今尚有數十處,及至1997年、2000年,拙政園、環秀山莊、滄浪亭、獅子林、藝圃等九處古典園林先后入選《世界遺產名錄》。除了上述園林外,還有建于同光年間的曲園、怡園、聽楓山館、壺園、南半園,它們與拙政園、留園、耦園、網師園成為晚清江南文人士大夫歌詠與雅集的文化圣地。

          怡園之名

          清咸豐十年(1860)庚申之亂,蘇州私家園林受到毀壞,士紳階層發生變化。戰后政局相對穩定,經濟逐漸復蘇,蘇州的官紳們開始或購買舊園修葺,或購地新建,例如,俞樾構筑曲園、吳云興建聽楓山館、汪錫珪打造壺園、張之萬修葺拙政園,顧文彬不甘人后也欲造園作為“退歸憩息之所”,而李鴻裔、沈秉成、盛康等人定居蘇州,先后成為網師園、耦園、留園的主人,蘇州迎來了園林興盛的高潮。

          同治十三年(1874)四月,顧文彬的好友馮桂芬過世,觸動了他隱退的想法。他在四月二十一日致兒子顧承的家書中說:“校邠亦一世之雄,而今安在?人生如電光石火,見此尚不醒悟,豈不大愚耶?”當時,中日關系緊張,日本侵占臺灣,駐師瑯橋,意圖永遠占據,清政府派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楨到臺灣部署防務,先后調集軍隊1萬多人赴臺。戰備形勢嚴峻,寧波又處于沿海地區,受到臺灣局勢影響,顧文彬等在浙官員們的心理波動較大。過云樓、艮庵在顧文彬遙控指揮下,均于同治十二年(1873)造好。鑒于各種考慮,他決定年底辭職歸鄉。

          早在同治十一年(1872)二月,顧文彬就在家書中表達了對網師園的興趣:“此園我從前頗愛,取其結構周密,得價亦便宜,若起造此園,恐萬金亦不夠也??上c我家相距太遠,往來不便,否則若買作別墅,為娛老之計……”當年許道身僅以4000兩銀子就買下網師園,價格實屬便宜,顧氏終因它離鐵瓶巷太遠而作罷。

          同治十三年(1874)六月初三日,顧文彬致函顧承,指出“后園布置宜逐漸添設,此時宜定一大局:大約須造三間之四面廳為主屋,如拙政園之遠香堂,一面正對池子,有此作主,此外或亭或書室,另須零星四布,我意如是,汝與精于造屋者商之”。

          清同治十三年(1874)六月初三日,顧文彬在家書中

          提及構筑后園及其造園理念。蘇州市檔案館藏


          既然要造園,那得起個名字。八月二十四日,顧文彬在日記中寫道,“余擬一園,名之曰:適園。先成一贊:不山而巖,不壑而泉;不林藪而松杉,不陂塘而茭荷。攜袖中之東海,縱歸棹兮江南?;蛑^文與可之筼筜谷,或謂柳柳州之鈷鉧潭。問誰與主斯園者,乃自適其適之艮庵”。文與可(1018—1079)是蘇軾的好友兼表兄,著名畫家、詩人,畫竹高手。文與可曾在陜西洋州筼筜谷中筑披云亭,遨游其間,并與蘇東坡有《筼筜谷》詩唱和?!垛掋a潭記》是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的一篇散文,記敘永州鈷鉧潭的由來,描繪鈷鉧潭四周的景物,寄托柳宗元渴望擯棄塵世煩擾、擺脫官場險惡、獲得精神解脫的思想。艮庵則是顧文彬晚年所取之號。已萌生退意的顧文彬,希望擁有像文與可的筼筜谷、柳宗元的鈷鉧潭那樣的清雅之所,適園將是他養身修性的最后歸宿。

          顧承遵照其父的指示招募包工頭,請趙松坡做監工,四處搜集太湖石,適園準備開工建造。蘇州園林講究用石,適園的太湖石大多來自于趙園,后來又從山塘街楊鐵蕉家后園中購得大小數百塊太湖石,其中有一塊石峰,“皺、瘦、透三美兼備,為諸石之冠”。由于顧氏建過云樓、艮庵等動作太大,引起非議,顧承因“召謗受侮”而病倒。

          后花園工程正在進行之中的時候,顧文彬對“適園”這個名字感到不太滿意。他在光緒元年(1875)正月十八日的家書中說:“至園名,我已取定‘怡園’二字,在我則可自怡,在汝則為怡親,似勝于‘不園’也?!毖韵轮?,怡園既是顧文彬怡性養壽之地,又是兒子孝順娛親之所。顧文彬在致網師園主人李鴻裔的詩中也表達了這層意思:“手辟荒園只自怡,幾間茅屋與疏蘺?!?/p>

          高手設計

          蘇州古典園林被譽為文人畫,因畫家的參與使蘇州古典園林具有自然山林之趣與詩情畫意之美。作為詞人、書畫鑒賞家,顧文彬對造園有一定的見解,認為自家園子要“樸而不華,雅而不俗,多堆湖石及石筍,多樹花卉、果蔬、竹子,古人云三分水、二分竹、一分屋,可見屋不必多,屋少則經費亦少矣。今年若先將正屋三間造成,余可待我歸后陸續添造矣。所慮者先將石堆好、樹種好,將來造屋恐有窒礙,似宜先繪一圖,將造屋地步留出,便可無礙,此圖非胸有丘壑者不能繪耳”。之后,他在家書中多次強調繪圖設計的重要性,“后園須繪成圖樣,方能動手”。

          顧文彬注重設計,構建過云樓時再三要求顧承到杭州察看鄭蘭的四面樓,以做到胸有成竹。因此,在造園時要求先繪圖,如此可以為園林的后續工作提供參考。構建園林,遠遠比建收藏樓要復雜多了。自幼成長于蘇州,見過無數園林的顧文彬具有較高的審美水平和園林知識,提出房屋、水池、竹子在園中的占比相當精準,且以拙政園遠香堂為參照,建立四面廳作為主屋。同治末年年底,顧文彬再次提出設計圖紙的問題,希望顧承嚴格按照繪圖、造屋、建廊、疊石、種樹等步驟與次序造園,“園中何處應造屋或造走廊,必須先定稿子,繪圖共商,其次方可疊石,又其次方可種樹、種花竹,彌補空隙之處。若先種竹樹,恐礙造屋地步,此亦一定層次也”。

          繪圖設計看似簡單,但并非每個畫家都能勝任。蘇州是書畫重地,能入顧文彬法眼的即是顧沄、任薰等寥寥幾人。一番比較之下,顧文彬父子選擇任薰(1835—1893,字舜琴,又字阜長),因為“阜長既工畫又善造屋,請其起稿甚妥”。有了確定的繪圖人選,顧文彬對園林入口布局提出自己的想法:“我意一跨進門,門房即造亭子式樣,對面用湖石堆成屏風式樣,高與墻齊,將全園遮住,中間斜通一洞,可以走入園中,亭中東西接以回廊,雨天可以不走水路?!碧K州園林講究曲徑通幽,如若沒有湖石屏風遮擋,那么一進園門則全園“一望無余矣”。愿望是美好的,現實是顧文彬打算以回廊連接避雨的想法因造價過昂而被否定,最后他們與任薰、匠人商量決定,只從園門到四面廳造一條回廊。畫家不能憑空繪圖,不僅要到現場察看場地大小,還要尊重主人的意見,因此顧文彬要求顧承與任薰兩人一起到后園“徘徊瞻眺,商量布置,始可打就粗稿”。任薰指出顧承原來所挖池子太小,顧文彬覺任薰的話有一定道理,但考慮到經費預算,覺得自己只是建一個“小小花圃,斷不能作花園。若作花園造法,則經費必致浩繁矣”。顧文彬嘴上說造個小花圃,其實內心也想池子若開挖大些,這樣就可以仿照蘇州織造府后花園,在池心豎太湖石大峰。光緒元年(1875)正月,顧文彬在家書中進一步說明立峰的位置與方法:“先于平地挖深打樁,筑就見方石基,將一峰立于石基之上,甚易著手。立定之后,四面挖通,毫不費事,即使水涸,露出石基,宛如石盤之上立一豎峰,較之平地堆石,豈不凌空突兀?”他希望顧承即使不認同老父親的奇思妙想,亦應遵照辦理,哪怕花費多些,也“不必吝惜”。

          顧文彬遠在寧波,通過一通通家書督促顧承,希望任薰盡快畫好圖紙,并寄他過目。由于時間和工期問題,怡園并沒有完全按照先構圖后動工的步驟,故而顧文彬指出:“是否照圖興造,須于圖上注明?!彼街?,可以攻玉。蘇州園林眾多,顧文彬認為“前人造園各出心思”,可以從中學習借鑒。他對顧承說:“蘇城內外各園汝皆熟游之地,何不復游一遍,細細領略一番?如有可以取法者,或仿照一二,較之憑空打圖,有虛實之分,亦集思廣益之意也?!扁鶊@的荷花廳柱子仿藝圃,小滄浪仿滄浪亭,怡園有顧文彬父子的造園理念,更有畫家任薰的加入,故成為集大成者的清式園林。

          怡園圖冊

          自古到今,蘇州園林從來不是孤立的后花園的概念,是文人士大夫精心描摹的文人畫,是他們的精神家園。園主們喜歡請畫家繪圖,曬曬自家的花園,因此,顧文彬追逐前輩的風雅,模仿文徵明的《拙政園圖冊》和張之萬《吳園圖冊》(吳園即拙政園),請吳中畫家顧沄精心繪制《怡園圖》。

          《怡園圖》之“絳霞洞” 顧沄 繪 南京博物院藏

          顧沄深得顧文彬父子賞識,同治十一年(1872)被聘為西席,在過云樓臨摹名家畫作,與過云樓三代主人結下深厚的友誼。顧文彬坦言:“若波之畫亦要成家,倘能在我家臨摹數年,竟可直接四王?!蓖问辏?874),顧文彬請顧沄、袁啟潮分別繪《五峰圖集》,他集“蘇詩八律題之”。光緒三年(1877)春,怡園的花木、湖石全部到位,顧沄應顧文彬父子之請,根據怡園內牡丹亭、松籟閣、面壁亭、梅花館、藕香榭、遯窟、南雪亭、歲寒草廬、拜石軒、坡仙琴館、石聽琴室、留客軒、金粟亭、小滄浪、絳霞洞等十五景,加武林陵宗祠,分繪而成《怡園圖》十六開。之所以加宗祠,是因為后花園因宗祠而建。顧沄在《怡園圖》題跋中,說他所繪十六圖:“粗具崖略,未能曲盡斯園之勝,然展睹者不待親叩園扉,已足想見主人之高雅尚矣。若問圖畫之工否,請勿計也?!鳖櫅V謙虛表示他的畫筆不能窮盡怡園之勝景,但人們足以從畫中發現主人高雅的格調。

          園林的建造是個較為漫長的過程,需要不斷完善。同治十三年(1874)十二月,顧文彬在日記中說,“得家書知后園已草創,因口占一律,俟他歸田,留題于壁:‘數椽老屋亂余存,更辟榛蕪筑小園。竹筍抽時樊曲徑,藕花多處敞層軒。硯留宿墨呼童滌,瓶汲新泉待客溫。燕子未歸簾未下,夕陽紅到柳西垣”。所謂“草創”,只是初步完工,自光緒元年(1875)起他們又陸續購置太湖石,種植樹木花卉,并增加嶺云別墅、竹院、石舫等景。光緒十年(1884)仲冬,顧沄為《怡園圖》補四景,其時顧承已于兩年前過世,因此他傷感地寫道:“惜先生哲嗣駿叔兄下世,無復如曩日商確布稿,不禁惘然興感?!睆念櫅V這段話中可以了解他所繪的《怡園圖》十六開有顧承的思想火花。顧沄畫宗四王,《怡園圖》二十開,涉及怡園二十個景點,題詠與之緊密糅合,既有古樹深翠、松菊秋妍、白梅如雪、紅芍當階的美景,也有古琴清音、奇石森森、鶴立魚游、蛙鳴鹿影的寫實,呈現出清麗疏古、氣韻秀出的風格。吳昌碩評論顧沄所繪石舫圖景“花竹秀雅,有出塵之致”。

          自光緒三年(1877)孟夏到光緒三十二年(1906)冬,顧文彬、顧承、顧麟士先后邀請潘遵祁、沈秉成、金嘉穗、吳云、李鴻裔、張之萬、潘曾瑋、任道鎔、彭慰高、楊沂孫、杜文瀾、凌霞、高心夔、費念慈、吳昌碩等20人為怡園二十景題詠,一圖一詩(詞),集繪畫、詩詞、書法藝術三者融為一體。李鴻裔為藕香榭景題寫長詩,其中有句云:“蘇家飲馬橋頭水,君住水西儂住東。一樣滄浪草亭子,愧無三疊好屏風?!扁鶊@建有小滄浪,東邊的石屏上留著俞樾的墨寶“屏風三疊”,李鴻裔認為怡園中最神奇的就是這屏風三疊,嘆息自家網師園中沒有這曼妙的屏風。江蘇巡撫張之萬為拜石軒圖題詠:“怡園主人煙霞癖,不愛簪纓愛泉石。幾年豸繡賦歸來,卻向林園樂閑適。故園居近尚書里,榛莾刪除境新辟。百尺樓高題過云,鑒別古今富圖籍。虹光不照米家船,顧氏廚中光竟夕。主人卻景南宮顛,拜石名軒今視昔……”

          曲園主人俞樾不僅為《怡園圖》題寫了引首,還為絳霞洞圖題了詩。主人顧文彬用“琴調相思引分詠宗祠、怡園各景十六闋”,潘曾瑋則奉和顧文彬《怡園詞》十六闋。20位當年名人賢達中,費念慈與吳昌碩分別于光緒十六年(1890)和三十二年(1906)為《怡園圖》題詠,費念慈是顧文彬的學生,他為《竹園圖》填《湘月》一闋,并寫下跋語:“酒邊夢醒,春畔愁深,舊事凄涼,別懷蕭瑟,倚裝剪燭,百感駢生。時距艮庵師之殤已十有四旬,人事遷貿如電光石火,堪喟絕也?!?/p>

          俞樾為《怡園圖》題寫的引首 南京博物院藏

              《怡園圖》的題詠者都是飽讀詩書的才子們,出口成章,下筆有神,他們的題詠宛如一次詩文大賽,增加了《怡園圖》的文化內涵與人文價值。

          跨鶴吹笙

          從光緒元年(1875)八月開始,歸隱故里的顧文彬與顧承繼續完善怡園綠植、湖石,特別為歲寒草廬種了松柏。他們先后從小倉口尼姑庵和木瀆覓得羅漢松,種于歲寒草廬,草廬南墻有竹,顧文彬為此撰聯:“羅漢比丘尼,松判雌雄,七寶林中,恰似金童玉女;此君高節士,竹分老稚,九華峰畔,宛如鳳子鳳孫?!庇捎陬櫸谋蛴休^高的文學修養,經常信手拈來,吟詩作對,在日記中留下了諸多吟詠怡園的詩。

          怡園是顧文彬賞四時風光的佳處,一有空閑就到園中散步。光緒二年(1876)二月二十九日,顧文彬因生病已經好幾天沒去怡園,就十分掛念新種的白皮松,不顧病體視察一番,“戴風帽往觀,亭亭獨立,干雖粗而尚嫩,似較勝于先種兩株,移往石聽琴室前之紫薇,位置亦甚合適?!贝稳沼肿髟娨皇祝骸懊⑿蝗烫どn苔,為惜風前有落梅。老鶴嗔予頻側睨,小園幾日不曾來?!碑斺鶊@秋色濃時,顧文彬不禁詩興大發,吟唱道:“紛紅驟綠滿階除,秋色斕斑畫不如。野趣別饒蜂蝶外,芳時轉勝燕鶯初。珊瑚寶樹疑金谷,松柏濃陰仰草廬。似與晚露斗顏色,沿堤憤蓼共蒲流?!?/p>

          據顧文彬日記記載,他斷斷續續填《望江南·詞詠怡園各景》,至光緒四年(1878)六月二十一日“始脫稿,約千余首”。他將這些詞裝訂成兩冊,先后請李鴻裔與潘遵祁審定。光緒五年(1879)正月二十二日,顧文彬將上述千余首怡園詞刪為674闋,刪掉400余闋。緊接著他重新抄錄,在抄錄的過程中再次精簡,至二月初一日,“《怡園詞》至今日錄竟,計六百四十四闋,共一萬八(千)字,時作時輟,十日始畢”。他又請好友李鴻裔審定,自己再削減,刪到600首,并請李鴻裔作序。顧文彬的《眉綠樓詞》八集,第一集即“靈巖樵唱”,最后一集為“跨鶴吹笙”。俞樾曾說:“所謂跨鶴吹笙譜者,止《望江南詞》,首句皆‘怡園好’發端?!庇崆鷪@稱自己“喜其清辭麗句,無一非長吉錦囊、梅圣俞算袋中物?!薄犊琥Q吹笙》第一首曰:“怡園好,往日巷無鄰。歷劫煙塵憐故土,敝廬風雨守先人。赤手辟荊榛?!?/p>

          顧文彬以《怡園圖》冊、詩文等形式,將怡園從外在形態與內核文化完美結合。怡園不僅是顧氏的私人花園,還是舉辦怡園琴會、怡園畫社之地,也曾作為蘇州美術會會址,為吳門書畫家提供了平臺。怡園與其他蘇州園林相比,在推動蘇州書畫藝術和古琴藝術的繁榮發展中發揮了積極作用。


          友情鏈接:
          關于我們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投稿信箱  |   版權聲明  |   幫助中心  |   站點地圖
          主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、甘肅省檔案館    承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館科技信息處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肅檔案·公益
          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(730010)    網站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3853號-1    

         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2837號

              網站訪問共
          技術支持: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    建議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
          在线看国产一区二区三区
            <mark id="lzrdd"></mark>

            <var id="lzrdd"></var>